李想:穷有穷的活法,理想汽车10亿美元就能盈利

2020-04-10 10:58   点击:

作为中国首批特斯拉车主和特斯拉的忠实粉丝,李想曾在2017年预测,“特斯拉的市值在2020年百分之百可以达到1000亿美金,最高看到2000亿美金”。

4月8日,同样处在十字路口的新能源汽车理想汽车CEO李想,在直播中围绕着未来行业发展方向、特斯拉能否稳坐新能源汽车市场头把交椅,以及汽车行业的投资机会发表看法。

李想表示,理想汽车上一轮融到的5亿美元到现在还没有动,“穷孩子有穷孩子的活法”。他认为,造车不需要百亿,10亿美元就能实现盈利。

理想汽车CEO李想

“穷孩子有穷孩子的活法”

回顾第三次创业经历,李想觉得,自己比较“倒霉”的点在于成立时间比其他造车新势力晚了1年。

他还记得,站在2014年新造车运动的高点,造车新势力们面对的市场融资更加容易,也不用考虑盈利。“2015年乐视汽车大家排着队投资,这件事也变成了军备竞赛,起初的商业设计就是高成本,高打高举。”

但理想汽车的融资,“从来没有顺利过”。

“2015年7月我们刚成立就遇到了股灾,这也导致起初我们所有的设立一环扣一扣,保证每卖出一辆车都能获得健康的现金流。我们也不会乱花钱,因为当你花了一部分不该花的钱,那么因为这一部分你就会多花更多的钱。”

李想透露,上一轮融到的5亿美元,理想汽车到现在还没有动。目前,理想一半的钱放在了研发上,超过30%花在了工厂,只有不到20%的资金用于人员和营销。“做业务和研发一样,很多人说需要300亿、500亿,我们10亿美金就能做到盈利,未来IPO大家就能看到。”

李想表示,“大家出生的年代不一样,融资环境不一样,穷孩子有穷孩子的做法。”

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理想汽车技术路线的选择。“资本市场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,像特斯拉和蔚来融资上百亿,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有机会胜出的路线。”李想表示,长远来看,纯电和增程理想汽车都会介入。

李想判断,当电动车成为主流,电池扮演的将是加油站和炼油厂的角色,理想汽车不会自己做电池。“早期有车企自己做是因为没有标准,但随着能源更加标准化,社会效率也会提升。我们希望能跟好的电池厂商合作,大家各自做专业的事情。未来特斯拉也会把电池交给专业的供应商去做,这样成本和质量会把控得更好 。”

不过,理想汽车试图牢牢把控智能汽车的大脑。李想透露,理想汽车正在学习特斯拉的路线,自己做汽车的操作系统。“我们一直有一支团队在研发操作系统‘Li OS’,将用在下一代产品上。”

“特斯拉不会那么快成为苹果”

作为中国首批特斯拉车主和特斯拉的忠实粉丝,李想曾在2017年预测,“特斯拉的市值在2020年百分之百可以达到1000亿美金,最高看到2000亿美金”。

4月8日,李想重申,“今天我仍然坚持这个观点”,并认为特斯拉是汽车行业最接近苹果的公司。

在李想看来,无论外部的环境多么复杂凌乱,成功的创业者永远都能在关键时刻看到本质。“马斯克的脾气虽然暴躁一点,但在特斯拉每一个关键时间点,他表现出的能力都是碾压的,美国其他创业公司的创业者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量级。”

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·马斯克

李想认为,特斯拉用三代产品分别建立了开发终端的能力、实时操作系统和芯片,也因此建立了其在行业里碾压式的高门槛。此外,谈及特斯拉的前景,他认为Model Y(参数|图片)具有单车销量超过100万辆的潜力。

此外,特斯拉还拥有强大的盈利能力。“如果没有疫情,国内的毛利率能够接近保时捷,达到近30%,销售9个点, 研发费用4-5个点,税前净利是15个点,是现在主流车企3倍,这是很可怕的。”

李想预测,在智能汽车领域,未来特斯拉一家能够拿到20%-30%的市场份额,并实现500万-1000万辆的年销量。

“做工不好,隔音不好,这不是特斯拉最重要的问题。解决这些问题真的不难,只不过它有更重要的问题要解决。但是它不会那么快成为苹果,一个好的企业和创业人都要跟时间做朋友。”

特斯拉 来源:官网

随着特斯拉知名度的扩大,看好和购买电动车的消费者越来越多。李想认为,蔚来汽车的销量提升,某种程度上也受益于特斯拉的影响力。“特斯拉作为一个强有力的鲶鱼,给整个行业带来了好处,倒逼着企业做好C端,短期内看有压力,长期看是好事。”

对于理想汽车今年的销售目标,李想表示不做预期。他表示,在国内市场,汽车企业的销量无法做假。“瑞幸出问题有人去质疑蔚来,我觉得是没必要的,在中国销量都是透明的,蔚来不会出现销量和收入造假。”

钱堆出来的壁垒不是真正的门槛

谈及行业发展,李想直言,车企的第一个问题在于战略方面的不合格。

“包括很多国际厂商,连基本的战略集中都没有做到。”他拿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和迭代类比,“苹果之所以能够干掉大部分的手机厂商,就是因为大家的战略跟它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。诺基亚的产品多到看不完,但苹果只有几款产品。”

如果苹果当年和诺基亚一样,就不会实现如今的利润。“靠规模生产降低成本很快就会有瓶颈,只有把少数产品做到极致,才能带来真正的利润。”

回到汽车领域,李想认为,像宝马这样的企业利润翻一倍并不难,但要从战略上入手。“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厂商之间的竞争是无脑的竞争,你学我,我学你,出现了很多全新的车型。但每研发一个车型都要花费巨大的投入,如果把现在的车型砍掉三分之二,利润就能翻一倍。”

也正是因此,丰田、大众、通用之间竞争多年,但地位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,最终的结果是“大家谁也没有把谁干掉”。

李想眼中的汽车行业第二大问题,在于过去的壁垒建得太高,其实研发并不需要那么大的资金投入。“过去没有那么多竞争,活下来的厂商只有特斯拉。大家都在说,好像传统汽车做电动车,就能把特斯拉或者新造车干掉。其实很多(传统)厂商在3年前就提出做OTA,但如今真正做到的也没有几家。”

他认为,几年过去了,传统车企所谓的竞争和超越并没有任何实际行动。“大家都只盯着竞争,为了拉高门槛而拉高门槛,只是过去没有外来者竞争。所谓壁垒是拿钱堆出来的,而不是真正的门槛。”

保时捷首款纯电动跑车 来源:保时捷

在李想看来,新能源汽车行业问题和机会并存,创造需求就意味着创造出巨大的利润。在公司内部,李想将一辆车分为电动汽车、智能座舱、自动驾驶三个部分,行业的增长点就存在于其中。

电动汽车的核心在于电池,包括降低成本、提升寿命和降低重量,“未来这个行业会出现3个千亿美金的龙头企业”。智能座舱则代表着智能化,“跟智能手机类似,比如芯片找高通、屏幕找BOE,手机厂商想进入这个领域也会有自己的优势”。

在自动驾驶方面,李想认为,跟芯片和算力相关的、涉及安全且技术壁垒较高的公司机会更多。

来源:未来汽车日报
作者:admin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中工汽车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中工汽车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一周内进行,以便我们及时处理.